美国网络部队今年组建完成,称太空军无用网络部队才重要

图片 4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坚持之下,美国军方最终还是妥协了,允许设立美国新军种太空作战部队。这个消息是由美国现任副总统彭斯在演说时候曝出来的,他表示美国将会在2019财年组建太空部队。无论如何,特朗普这一计划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曙光了,心里应该是乐滋滋的。之前美国军方为什么强烈反对呢,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为了不让目前美国军队已经有点混乱的管理变得更加混乱。二是美国军方认为目前没有必要设立太空作战部队,或者说现在还远远没有到需要一个专门的作战部队来进行太空作战的地步。虽然现在许多主要国家都在进行太空作战的摸索,但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太空作战的开始。至少在未来几十年内,出现大规模太空作战对抗不会出现。所以说,特朗普现在提出要组建太空部队,并且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未必就是一件人心所向的事情。

图片 1资料图:美军网络战部队

图片 2

原标题:美国网络部队今年组建完成积极备战先发制人

  据媒体报道,美国前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司令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上将称美国现在更多的是需要网络部队而不是太空部队。言论自由的好处就是任何人都有权针对事情发展自己的看法,这位老兄就直接反对特朗普组建太空军的决定。这位仁兄表示五角大楼的组建美国空军新支队,太空部队的想法是合理的。好了,下来就开始说不对的地方了。但是斯塔夫里迪斯认为美国现在实际上需要的是网络部队。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拥有巨大的网络潜力,另外岁对头伊朗和朝鲜也有明显的网络潜力,如果未来这些国家的网络战能力大幅度提上来了,对于美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美国还需要再继续增加自己的网络战能力吗?今年年初,美国国防部网络司令部官员称,美网络司令部下的133支网络任务部队(CMF,包括陆军41支,海军40支,空军39支,海军陆战队13支)已全部实现全面作战能力。美国军方现在拥有这么多的网络作战力量,可是美国的这个将军还是觉得自己的网络作战能力不行。

爱德华·斯诺登又爆新料儿了!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通过德国《明镜》周刊网站告诉全世界:美国情报机构正致力于准备网络战争。

图片 3

大规模监听难道只是“冰山一角”?美国网络战备战到了何种程度?美国有可能通过哪些途径破坏对方网络?

  从公开资料来看,美国军方自2013年起,就已经开始大规模组建网络部队,这几年不断在加强其能力建设和规模建。时至今日,美国网络部队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可观的量级。据悉,今年美国网络任务部队结构构建完成后,意味着美国已经对超过6200名来自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及文职机构的人员开展了实地训练。如此大规模的网络作战部队,在世界上也不是很多。而根据现在还在俄罗斯进行政治避难的斯诺登在2015年爆料,在2014年之前美国网络战的内容就已经涉及到了网络战争、远程控制、植入性病毒、黑客攻击与反攻击等。事实上,美国军方在大约十年前就已经发动过网络战了。据斯诺登披露,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曾在第一个任期内(记得当时我还在上初中)密令美国军方对伊朗核设施发起代号为“奥运会”的网络攻击行动。奥运会本来是和平的象征,这里却用来描述一场“战争”。

网络攻击迄今已有多次

图片 4

斯诺登最新爆料显示,美国网络战的内容涉及网络战争、远程控制、植入性病毒、黑客攻击与反攻击等。

  从斯诺登披露出来可以看出来,美国军方网络部队先是在伊朗核设施电脑系统中埋下名为“灯塔”的木马程序(对此我表示很无知,这个木马程序是怎么埋藏进去的呢),随后这个美国人的木马程序窃取了伊朗设备的内部运作蓝图。这些工作做好之后没多久,美国就与以色列联合编制一种复杂的蠕虫病毒“震网”,最后利用以色列间谍手段将病毒送入与互联网物理隔离的伊朗核设施内网系统。由于伊朗核设施内网不和国际互联网互相关联,所以把病毒只有通过间谍这种手段送进去。据说这件事最后还是由以色列间谍完成的,毕竟做这种事情没有比以色列更加熟练的了。2008年的这次攻击给伊朗核试验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尽管美国人一直对此默不作声,但是谁都知道是美国人在背后搞鬼。对于太空作战和网络作战这两个领域来说,两个领域实际上可能是互相作用的,可以一块发展。(作者署名:利刃/WT)

文件显示,美国及其“五眼联盟”盟友已不再满足于大规模监听活动。除“五眼联盟”外,任何国家和个人都可能成为被攻击对象。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事实上,美国发动网络战早有先例。据媒体披露,奥巴马曾在第一个任期内密令对伊朗核设施发起代号为“奥运会”的网络攻击行动。美方先在伊朗核设施的电脑系统中埋下名为“灯塔”的木马程序,窃取设备的内部运作蓝图。随后,美国与以色列联合编制一种复杂的蠕虫病毒“震网”,并利用间谍手段将病毒送入与互联网物理隔离的伊朗核设施内网系统。

这次病毒攻击2008年奏效,但到2010年,“震网”病毒已传播到互联网上。美国政府此前从未承认对别国实施网络攻击,但“震网”给全球互联网用户带来很大安全威胁,由此也暴露了美国对伊朗的网络攻击行动。

《纽约时报》19日又报道说,早在2010年,美国就在韩国和美国其他盟友的帮助下,“直接侵入了朝鲜网络”,并植入恶意软件,从而成功监控朝鲜网络的内部运作。

斯诺登曾对美国媒体说,当美国对伊朗实施“震网”病毒攻击时,实际上已经开启了网络攻击的时代。

网络部队今年组建完成

美国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了网络战概念,近年来更是大力发展网络部队,打着维护国家利益的旗号在网络空间积极扩军备战。

2002年12月,美国海军率先成立海军网络司令部,随后空军和陆军也相继组建自己的网络部队。2010年5月,美军建立网络司令部,统一协调保障美军网络战、网络安全等与电脑网络有关的军事行动,其司令部设在华盛顿附近的马里兰州米德堡军事基地。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兼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

美军网络司令部一开始编制只有900人,但2013年有报道称将扩编至4900人。2014年3月,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又宣布,国防部计划于2016年将网络部队人数扩至6000人。而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罗杰斯在去年9月的比林顿网络安全会议上透露,网络部队人数将在2016年前增至6200人。

美国网军由3个分支组成,除保护美国国内电网、核电站等重要基础设施的网络部队外,还有协助海外部队策划并执行网络袭击的“进攻性”部队,以及保护国防部内部网络的“防卫性”部队。前者已于2013年9月投入运行,后两个分支也将在今年组建完成。

作战策略:先发制人

无论基础设施还是技术,美国在网络空间上均保持绝对优势。但美国却一直宣扬其面临所谓“数字9·11”和“网络珍珠港”威胁,并以此为借口备战网络空间,其作战策略是先发制人。

据《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国媒体报道,奥巴马曾于2012年10月中旬签署一项有关美国网络作战政策的秘密总统令。根据这项名为《总统政策指令20》的总统令,为“灵活”处理网络威胁,美军“可以动用独特的和非常规的能力”,“在事先没有警告或几乎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发动攻击,即先发制人。

美国网络司令部前任司令亚历山大退休前最后一次在国会作证时说,预计网络可以成为一种高效的战争工具,“训练有素的网络任务部队已经在改进我们的国防,并为国家决策者、部门领导人和联合部队指挥官提供更多的作战选项”。

《华盛顿邮报》还曾于2012年报道,五角大楼正在加快新一代网络武器的研发,这些武器可帮助美军在敌军军事系统未接入互联网的情况下对其施加干扰。此外,2011年,美国国防部曾决定在未来5年内拨款5亿美元给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以加快网络武器及防御性网络技术的研发。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此次援引斯诺登最新文件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正在进行一项名为Politerain的计划,该计划由国家安全局“获取特定情报行动办公室”执行,主要内容是入侵特定的计算机并进行破坏性活动。TAO实习人员要学习“像攻击者一样思考”,以此为标准的人员招聘已进行了8年。

根据斯诺登提供的文件,Politerain计划的目的是使计算机网络系统瘫痪以便于进行远程控制,覆盖面包括能源供给、水利系统、工厂、机场和金融系统。个人用户方面,几乎所有防火墙都可被入侵,社交网络“脸书”聊天内容及手机用户信息也可被拷贝。

斯诺登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说,“下一次大规模冲突将发生在互联网”。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