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无望,或宣告国家机构重新开始运转

图片 4

  [文/观察者网 堵开源]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26日发表报道,称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最近发现,叙利亚政府近期集中发出数千份囚犯死亡通知书,这些人员大多在内战爆发的前几年就已经死亡。这被认为是叙利亚政府正通过这种方式宣示,他们已经打赢了内战并且重新控制政局。

  核心提示:一度蔓延到整个国家的战争和流血事件已经被控制在于局部地区,从而引发人们思考一个问题——在2018年,叙利亚会不会出现某种稳定的态势。

  据报道,今年春季开始,叙利亚政府官员已经发出成百上千的死亡通知,大部分通知书表明,这些犯人是在冲突的前几年中死亡的。

  据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近期,该网站对2018年叙利亚的和平前景进行了展望。

  尽管叙利亚官方对于集中签发通知书的行为没有解释,但观察家们认为,这是一个观察叙利亚领导层思维模式的一个难得窗口。

  报道称,经过近7年的战争,叙利亚战争已经差不多平息下来。

图片 1

  一度蔓延到整个国家的战争和流血事件已经被控制在于局部地区,从而引发人们思考一个问题——在2018年,叙利亚会不会出现某种稳定的态势。

  七年内战,终于即将告终

  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帮助下,忠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政府扭转了战事,从一场武装反对派组织推翻政府的战争变成一场“反恐战争”。俄罗斯持续不断的轰炸以及伊朗支持的部队给予反对派武装一个又一个打击。

图片 2

  与“基地”有染的组织和“伊斯兰国”组织的崛起,使得叙利亚政府得以把一场反政府的革命变成反对“极端主义”组织的战斗。

  《华邮》报道附图:大马士革附近的一个叙利亚监狱卫星照片,图片来自美国国务院公开资料

  但是,尽管暴力活动明显减少,而且预计2018年暴力活动将继续减少,但政治分析人士说,叙利亚不大可能很快找到一个有意义的政治解决方法来结束冲突。他们说,缺乏政治解决办法意味着暴力将继续下去。

  一些人权专家和叙利亚问题观察家认为,公开签发大量死亡通知书,表明阿萨德政府对于其军队正在进行的,旨在彻底摧毁反对派最后控制区的行动很有信心。叙利亚政府不再担心这种通告会引发更大规模的反抗,专家表示。

  世纪基金会的研究员阿隆·伦德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说:“叙利亚政府似乎正在取胜,但却是以一种缓慢、痛苦、不完美的方式。该国大片地区仍将长期处于叙利亚政府的控制之下,暴力活动可能会起起落落,持续多年。”

  他们同时还表示,阿萨德此举同时表示,他现在感到,已经到了正式宣告为时七年的内战结束的时候了。通过这些死亡通知书,叙利亚政府发出了信号:现在该是向前看的时候了。同时也再次强调自己的权威,以及政府已经恢复对国家的控制。

  他说:“各种和平进程可能可以以各种方式减少暴力,但真正的政治过渡似乎并不存在。情况可能永远如此。”

  大西洋理事会难民问题专家法赛尔·伊太尼说,叙利亚政府发出的信息是:“战争已经结束,政府已经恢复权力,所有事情都会按部就班的处理。”他说,“我认为他们通过这个措施,传达了国家恢复正常的信息——按照叙利亚的方式,不论如何。”

  战斗发生在哪里?

  据报道,从2011年叙利亚内展开式以来,根据叙利亚人权组织的说法,有十万零四千人公开或秘密被捕。其中90%被认为被政府关押,其余10%则是被反对派或其他武装组织关押。

  2017年5月,俄罗斯、伊朗和支持反对派武装的土耳其同意实施“冲突降级区”计划。该计划旨在制止这些地区的战斗并向平民提供安全保障。这些地区包括伊德利卜省、东部的古塔省、北部的霍姆斯省和该国南部。但叙利亚政府及其盟友并没有遵守协议,继续对协议中除南部以外的所有地区发动进攻。

  有熟悉情况的律师表示,叙利亚国防部最近向民政部门发出了上千人的名单,通知这些人的死讯。最近几个星期,收到通知书的家庭主要分布在大马士革、霍姆斯、哈马和拉塔基亚。

  报道称,最激烈的战斗现在集中在3个地区方面:东部的古塔省——叛乱分子控制的飞地,靠近政府控制的首都大马士革;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哈马地区;该国最东部沿幼发拉底河的地区,伊斯兰国组织继续在那里活动。

  民政部门发出的通知基本不会列出死亡原因,但也有一些通知书是有军事医院发出的,这些通知书会附上正式的医学报告。通常死亡原因被归结于心脏病或中风。

  对叙利亚政府来说,古塔地区与首都大马士革相距不远,所以这里是一个关键目标。该地区在忠于叙利亚自由军的组织的控制之下。叙利亚自由军是一个松散的军事组织,由叙利亚军队的叛逃者和普通平民组成,得到美国、土耳其和几个海湾国家的财政和后勤支持。

  有关注叙利亚监狱人权状况的NGO组织成,最近几个月中叙利亚签发的死亡通知书比过去几年加在一起还要多。该组织的人员已经确认在本月的头10天内,确认300个家庭收到通知。其中96份通知被送到大马士革农村省的达拉亚,按照西方说法,这里是叙利亚反政府游行最早开始的地方。

  自2013年以来,叙利亚政府均一直对该地区实施的围困,以削弱反对派组织。尽管签署了所谓的“降级协议”,但政府军还继续炮轰该地区。

图片 3

  在伊德利卜省,一个与“基地”组织有染、名叫“解放黎凡特”的组织控制着这里。据叙利亚政治分析家奥马尔·库赫称,虽然解放黎凡特组织主要集中在城市,但与叙利亚自由军有关联的约40个武装组织在该省其他地区也拥有控制权。

  叙利亚城镇街头张贴的死亡通知书

  库赫估计,“解放黎凡特”组织的人数约为1万,而与叙利亚自由军有关联的武装人员约为3万人。

  伊太尼表示:“对于政府来说,情况正在好转。随着安全形势缓和,政权得到了巩固,现在他们要开始带来一些正常化——通过公开化,给人们一些社会生活恢复正常的期望。官僚机构重新开始运作了——这不论如何也是不可低估的。”

  他说:“叙利亚政府用来攻击伊德利卜省的借口是那里有“解放黎凡特”组织。但是,伊德利卜省对于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非常重要,因为土耳其也希望根据冲突降级协议在那里部署军队。”

  《华盛顿邮报》称,大部分通知显示,犯人是在2013-2015年间死亡的,同时上面附上迟到了两年的军事医院签发的官方医疗报告。但是并未告知埋葬地点或通知家属领回尸体。

  “因此,该协议没有得到执行——对伊德利卜的炮击一天都没有停止。”

  据关注叙利亚囚犯人权状况的组织称,在哈马市,一些死亡通知书是由大马士革军事法庭在夜间签署,他们认为这表明这些囚犯是被处决的。

  伊德利卜省-哈马地区对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来说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因为它靠近俄罗斯的赫梅尼姆空军基地。

  第3个爆发暴力活动的地区是叙利亚东部沿幼发拉底河的地区——从迈亚丁到阿布凯马勒。在那里,“伊斯兰国”组织仍然强大并继续发动袭击,挑战阿萨德的军队和美国支持下的库尔德军队。后者控制着叙利亚北部和东部的大部分地区。

图片 4图为一片在战火中化为齑粉的叙利亚街区

  马上找到解决方法?

  在国际层面,寻找和平政治解决方法主要有两个对话机制。

  首先是联合国主持的日内瓦会谈,始于2012年,目前正在进行中。这一机制的主要目的是在叙利亚实现政治过渡,但它始终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其主要的障碍是阿萨德的命运问题:尽管叙利亚政府一直拒绝考虑阿萨德下台的可能性,但反对派武装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即阿萨德下台是实现和平的唯一选择。

  俄罗斯2015年的军事干预改变了地面战场的力量对比并使阿萨德的军队牢牢控制着局面。当俄罗斯空军2016年12月帮助叙利亚政府和伊朗支持下的联盟武装重新夺回东部的阿勒颇时,俄罗斯便在很大程度上接管了外交进程。

  2017年,克里姆林宫决定开启另一个对话机制。该机制在土耳其和伊朗的支持下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启动。

  阿斯塔纳会谈首次把武装组织带到谈判桌前,并说谈判的目的是实现军事停火,解决政府监狱中关押犯的问题,并为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但是,阿斯塔纳会谈的主要进展是就所谓的“冲突降级区”问题达成一致,而这基本上没有成功。

  最近,俄罗斯在黑海度假胜地索契开辟了一个新的对话机制。该旅游胜地名为“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定于1月底举行。

  俄罗斯人希望把叙利亚冲突说成是内战。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给(索契会谈)取这个名字。库赫说:“他们正试图贯彻这样的观点,即会谈将使参加叙利亚战争的教派达成和解,需要的只是宪法和选举中做出一些改变,而阿萨德肯定要参选。”

  他说:“叙利亚冲突是因政治过渡而起的冲突,但俄罗斯人正试图改变这种说法。这就是为什么日内瓦会谈被搁置,而索契现在将成为新的政治对话场合。”

  今后设想是什么?

  尽管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可能能成功地实现其军事解决方案并大幅降低了暴力的程度,但反对派说,任何排除政治过渡的计划都将不可避免地失败。

  叙利亚最大反对派组织高级谈判委员会前首席谈判代表穆罕默德·萨卜拉说,虽然他预计2018年的流血事件将会减少,但“如果阿萨德不被赶下台,革命将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

  他说:“武装反对派的崛起是在革命爆发一年半之后开始的。这与武装组织无关,而与叙利亚人民的诉求有关。”

  反对派武装继续从美国、土耳其和几个海湾国家获得后勤支持和资金,尽管支持力度很低。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东问题教授詹姆斯·格尔文认为,对反对派组织的援助将继续减少,但不会结束。这意味着反对派将有能力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战斗。

  格尔文说:“过去两年来,政府取得的大部分收入是由黎巴嫩真主党、伊朗部队、在伊朗受训的民兵组织和私人民兵完成的,而不是政府军本身取得的。”

  “前阿盟和联合国特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几年前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预言,称叙利亚内战将以叙利亚的‘索马里化’结束。”

  格尔文解释说:“与索马里一样,叙利亚将拥有一个得到国际承认的政府和常驻联合国代表。”

  “然而,与索马里政府一样,叙利亚政府虽然将继续统治,但统治不了其原有的全部疆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