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资金流动将趋于平衡,外储波动属日常

央行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末,我国外储规模为29982亿美元,跌破“3万亿”关口。不过,外汇储备规模同比和环比降幅明显收窄,表明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

1月末我国外汇储备29982亿美元,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外储波动属正常
“整数关口”淡定看

从1月份的情况看,影响外储变动的几方面因素有“正”影响,亦有“负”影响,在不同因素的“较量”下,截至今年1月末我国外储规模为29982亿美元,较2016年末下降123亿美元,跌至3万亿美元这一整数关口以下。


外汇储备在多元化、分散化的投资策略下,不同货币和资产之间有效发挥了此消彼长、风险对冲的效果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指出,我国外储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下,外储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


外汇储备规模降幅明显缩窄,反映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已有所放缓,未来跨境资金流动会趋向平衡

其实,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


基本面因素将继续支持人民币成为稳定的强势货币,也将促进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

从当下对外支付能力来看,外汇储备需要至少满足3个月的进口,目前这部分外汇需求约4000亿美元;从债务清偿能力看,外汇储备需要覆盖100%的短期外债,目前本外币短期外债规模为9000亿美元左右。这么看来,即便已经在“3万亿”以下,但外汇储备仍属绰绰有余。

2月7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1月末我国外汇储备29982亿美元,较2016年12月末下降123亿美元,连续第七个月下滑。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是外储下降主因,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指出,1月份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由于适逢农历春节,居民境外旅游、消费等活动增多,企业偿债和结算等财务操作也会增加,带来相应用汇需求,成为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季节性因素。

央行提供外汇资金是下降主因

另一方面,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汇率总体出现反弹,使得外储中的非美元货币按照计量货币美元进行报告时金额上升,这是促使外汇储备规模增加的主要因素。此外,外汇储备多元化资金的运用和收回也对外汇储备规模有一定影响。

据介绍,1月份外储下降123亿美元,既有居民购汇、企业偿债增加等季节性因素,也受估值因素影响。

上海证券报记者初步统计,1月欧元对美元上涨2.6%,日元对美元上涨3.6%。央行官网7日转发的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1月份以来,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向外释放不愿美元过强的信号,美联储议息会议也未透露更多有关加息前景的信息,美元指数出现一定回调,1月当月下跌2.7%。

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由于适逢农历春节,居民境外旅游、消费等活动增多,企业偿债和结算等财务操作也会增加,带来相应用汇需求,成为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季节性因素;另一方面,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总体出现反弹,使得外汇储备中的非美元货币按照计量货币美元进行报告时金额上升,则是促使外汇储备规模增加的主要因素。此外,外汇储备多元化资金的运用和收回也对外汇储备规模有一定的影响。

“总的来看,外汇储备在多元化、分散化的投资策略下,不同货币和资产之间有效发挥了此消彼长、风险对冲的效果,维护了外汇储备规模的基本稳定。”上述外汇局负责人称。

市场人士认为,1月份,估值因素对外汇储备有正面影响,导致外汇储备增加约200亿美元。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1月份美元指数下跌2.64%,外汇储备投资中以欧元、日元等计价资产估值增加;人民币兑美元止跌反弹,人民币贬值预期暂时逆转,再加上加强外汇合规性审查,结售汇逆差情况或有所好转。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外储延续了下滑势头,但是与上年同期相比规模少降872亿美元,与上月相比规模少降288亿美元,降幅均明显缩窄。外汇局有关负责人称,即使剔除掉汇率重估因素以后,外汇储备规模的同比和环比降幅也是明显缩窄的,这反映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未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动能逐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动会趋向平衡。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美元指数震荡下跌,加之我国监管部门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进一步加强,中国短期经济数据向好,人民币贬值预期缓解等因素,1月资本外流压力减轻;粗略计算,汇率波动带来外储增加约200亿美元。

虽然外储的降幅在收窄,人民币对美元也略有回升,但是未来的风险仍一定程度存在。上述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未来美联储加息节奏等仍有较大不确定性,也不排除国际政治经济领域再现“黑天鹅”事件。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总的来看,外汇储备在多元化、分散化的投资策略下,不同货币和资产之间有效发挥了此消彼长、风险对冲的效果,维护了外汇储备规模的基本稳定。

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这些潜在的风险或多或少影响着央行对货币政策的考量。“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波幅扩大符合央行当前汇率的调控方向,同时外汇储备继续下滑将给央行的货币政策带来掣肘,国内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边际上仍然收紧的态势不会改变,以扭转国际收支的被动局面。”李超指出。

业内人士认为,剔除估值因素后,相对去年同期,外储降幅明显收窄,资金流出压力减弱。

图片 1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剔除掉汇率重估因素后,外汇储备规模的同比和环比降幅也是明显缩窄的,这反映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未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动能逐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动会趋向平衡。

责任编辑: 郭洁宇

连平预计,2017年跨境资本仍面临流出压力,但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有望趋缓,企业正常运营需要一定的流动资金,结汇进一步萎缩空间不大。企业资产负债结构调整已近尾声,加上监管部门持续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投机性购汇持续受到抑制,新出台的外汇管理政策有助于吸引资本流入。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及中国债券市场开放度稳步提高等均有助于促使外汇供求趋向平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外储规模仍将保持合理充裕

相关新闻

此前有观点认为,过去6年来,外汇储备规模始终高于3万亿美元,该整数关口是否突破,会影响市场预期。但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外储依然充裕,无需过分重视所谓整数关口。

  • 跨境电商行业仍陷资本寒冬
  • 未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仍然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 外汇局:未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仍然有望保持基本稳定
  • 外汇局报告显示上半年跨境资本流出压力有所缓解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实际上,外汇储备是一个连续变量,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下,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

招商证券谢亚轩、闫玲团队认为,3万亿美元并非外汇储备的底线。从外汇市场建设、汇率市场化和清洁浮动的角度看,私人部门应该更多地持有对外资产,公共部门即央行持有的外汇储备规模将稳步下降,实现“藏汇于民”。如果按照IMF对外汇储备充足率的测算,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外汇储备规模的下限,在固定汇率制度下是2.67万亿美元,在浮动汇率制度下是1.42万亿美元。当前介于固定和浮动汇率之间,如果人民币汇率浮动程度进一步提升,对外汇储备的需求会进一步下降。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经常项目保持顺差、财政状况较好、金融体系稳健的基本面没有改变,这些有利因素都将继续支持人民币成为稳定的强势货币,也将促进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