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评价,五部门清理

科研评价:“破五唯”,立什么?

开阳新闻网,贵州新闻,贵州开阳门户网,开阳最新资讯,开阳人民门户网站(
院士吁改革防矫鲎罗枉过正

11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决定在各有关高校开展“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以下简称“五唯”)清理。

清华大学博士论文造假、南京大学教授被指学术不端,近日媒体曝光的两条热点新闻,让高校人才评价体制再次引起讨论。

但破“五唯”,会不会再回到人情关系和学术权威主导的老路?破“五唯”,我们应该用什么标准进行人才和科研评价?是否存在科学合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科研评价客观标准?

舆论讨论之际,相关部门已开始清理人才评价制度中不合理的做法。

针对这些问题,12月15日,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CCF
YOCSEF)邀请来自计算机学术界、产业界和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讨论新形势下科研评价体系建设问题。

10月23日,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科院和中国工程院联合发布通知,决定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简称“四唯”)专项行动。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原副主席冯长根:

在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才发展专委会学术委员李江看来,学术不端行为与当前社会盛行的“唯论文”导向有密切关系,五部门下发通知清理“四唯”正当其时。

用学术影响来评价论文

  院士称国内对论文数量“过度迷信”

“五唯”的出现就是评优秀的方法,这个方法可以掺水。因此,要找到一种不掺水的方法。

近日,南京大学教授梁莹被指学术不端一事受到热议。

由于SCI的存在,大家关心论文引用量甚于关心论文的水平和质量,但是它与学术论文的实际内容无关。论文引用量似乎已经“绑架”了所有的研究者,那怎样才把科技界的研究者从上述现象中“解放”出来呢?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作为社会学教授的梁莹曾著述颇丰,不过在过去几年里,她的论文陆续被从网上删除,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

当我们走进“论文引用”,“萃取”其中的“有效成分”,“挤掉”其中的“水分”,我们看到了改进SCI的一丝“光亮”。这丝“光亮”就是论文引用的中学术评论句。

39岁的梁莹已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她是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计划等多个人才支持计划的入选者。

学术评论句就是在一篇学术论文中,对另一篇学术论文的具有显性评论性质的句子。学术评论句作为一种自然而然的科技成果评价方法值得推广。学术评论句的对象就是学术论文,它是一种新的学术论文评价方法。

《中国青年报》引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一位教授的说法称,梁莹2009年进入南京大学任教时,学院内部曾有不同意见。不同意见主要是认为她才30岁,就发表了30多篇论文,以文科的标准来看,担心她不太严谨。但是她仍然凭借论文数量上的优势通过了投票。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主任、 Robert M.
Critchfield讲席教授张晓东:

梁莹事件之前不久,清华大学原博士生叶肖鑫十余篇论文被撤稿一事同样引发关注。

破“五唯”,根子在论文

叶肖鑫受到关注,源于国外网站“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近日对其被撤稿一事的公开,此事随即引发国内关注。10月21日,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发布情况说明,称2016年收到举报后,对叶肖鑫就读博士生期间发表的16篇论文进行全面核查,发现存在自我抄袭、图片重复利用、编造实验结果等问题。
2017年4月28日,学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决定撤销叶肖鑫博士学位。

“五唯”中的学位、帽子、奖项和职称是自上而下规定的,论文是国际同行评议。“五唯”之间的关系就是,学位需要论文,帽子需要学位、奖项、论文和职称,奖项需要学位、帽子、论文和职称。只有论文的发表不在体制内评价,也就是说“五唯”中最客观的还是论文。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科学报援引“撤稿观察”的报道称,挪威奥斯陆大学的学者为发现上述学术不端问题作出了贡献。这些学者在自己的论文进行同行评议时,不断收到一位审稿人的要求,要他们去引用一些审稿人自己的论文,而这些论文与他们的研究毫不相关。
于是他们仔细查看被要求引用的论文,发现了问题。

论文发表后的影响才是学术评估的重要内容。

“当你发现所有的奖励与论文数量挂钩,以论文为导向时,大家就奔着奖励去,
最后就出现为了冲论文数量、冲被引次数而不择手段的现象。”近日,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才发展专委会学术委员李江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国内几所不错的高校引入SCI论文评价体制后,以国际核心期刊论文发表数量来作为考核指标愈演愈烈,以至学术不端事故频繁发生。

A+论文:同行认同并推进将其变成运行系统的一部分,或修改已知理论/算法;通过演讲,将高深的专业知识让大众明白接受,并兴奋起来。

一位中科院院士近日也向澎湃新闻谈到,他深切感受到,近年来国内对SCI论文“过度迷信”,把“它当作评价人才的唯一的标准”。

A-、B论文:同行认同,但没有意愿推进;通过演讲让本专业的同行听懂,并兴奋起来。

中国科协新近公布的《第四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论文成为科技评价的最主要手段,如93.7%发表过学术论文的科技工作者认同发表论文的主要目的是达到职称晋升要求,90.4%是为了完成各种考核要求。

B-、C论文:自己认同,并兴奋起来,但别人没有兴趣读,也听不太懂。

  五部门开展专项行动:清理“唯论文”等做法

不及格的论文:一知半解的内容,自己都半信半疑,别人就更不明白了。

为解决长期以来在科研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院士评选等科研活动中盛行的包括“唯论文”在内的“四唯”做法,近日,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科院、中国工程院等五部门发布《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联手“掰正”国内学术界等领域的评价体系问题。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史元春:

其中,教育部重点清理学科评估、“双一流”建设、成果奖励、人才项目等活动中涉及“四唯”的做法。科技部重点清理科技计划项目、机构评估、国家科学技术奖励以及所属事业单位职称评审、人员绩效考核等活动中涉及“四唯”的做法。

要“立”学术判断

李江认为,该《通知》下发“正是时候”。

要“立”主观判断,或者建立学术“自信”。否则,科研评价体系就不需要人去评价,学术团体的发展也不需要建立任何的共同价值观,或者共识。

“‘四唯’做法导致整个学术界比较浮躁。”他举例,除了“炮制”论文,在一些高端的会议中,往往会浓墨重彩宣扬有多少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参加,把人才头衔放大而掩盖了交流内容的本身质量。

如果一位老师没有学位,他有可能作为导师培养学生吗?在清华的历史上有华罗庚,现在我们计算机系还有一位很有名的教授没有学位,专科毕业。

同时,他认为,“唯职称”、“唯学历”的做法,让当前的职称评价制度“有些激进”,导致诸如“教授”等职称含金量在降低。

20多年前,系里接受这位教授,我认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学术判断。一个学术单位能够有这种主观上的、很有眼光的判断,这才是要“立”的东西。

“在国内,我们经常发现对教授的认可度并没有那么高。早几年前,不少海归回国后,跳过讲师、副教授的8到10年经历,学校直接给了教授,这有点拔苗助长的趋势。”李江补充说,可能有一些人有天分,做出了推动人类社会的重大贡献,但是“有的人的贡献不足以抹掉讲师副教授的经历,他们或许应该经历一些基本的学术锤炼”后再行晋升。

某大学副教授:

  如何建立新的评价标准:让同行说真话,防止矫枉过正

岗位细分,减少维度

清理 “四唯”之后,新的评价体系如何建立和实施?

从我们国家的教育体制来看,破“五唯”会造成什么影响呢?——破的越多,唯的越多。

今年7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改革评价评审评估体系,要“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

如果一位教授要去当学校行政干部,不仅学问要做得好,他的教学也要做得好,人才培养也要做得好。然而,在科研实践中,我们都是专才突破,不是全才突破。

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李真真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提到,怎样修改或形成新的评价指标是个大问题。如对代表作或标志性成果的贡献、影响如何评价?这里存在一个如何理解贡献和影响的问题。

针对岗位细分来说,我们所有的评价都应该放在岗位上,比如,基础科学研究的岗位评价就是唯论文,论文只要发表了,就是优秀;教学培养的岗位评价,学生能拿到优秀学位论文奖,就是最好的。

李江担心的是,新的评价考核体系是否会涉及到学院领导和相关专家的打分和评议。“对一个青年学者来讲,在做科研的同时还要与专家和领导搞好关系,这将对科研有极大的干扰。”李江说。

更多阅读教育部清理“五唯”:论文帽子职称学历奖项

对于新评价体系的修改和建立,李江更为推崇目前主流科学和医学期刊最常见的审稿形式——同行评议。

同行评议是由本领域的其他专家、学者对学术著作进行评估,以维持或提升其著作质量的过程。目的是确保以科研价值对结果进行评判,而不仅仅是根据作者的名声或者其所属机构来进行评判。

“根据论证,这是离被评价对象真实情况最近的评价方式。”李江说,“要努力实现让同行讲真话。”李江建议一方面从制度上约束,提高造假成本,另一方面培养参与同行评议者的担当精神。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