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往何处使,加强基础研究投入需要重视的关键问题

加强基础研究投入需要重视的关键问题
农业科技:钱向何处投 劲往何处使

当前我国基础研究投入仍存在多元化投入格局尚未形成、竞争性支持比例偏高、企业基础研究投入普遍偏低等现象,课题组建议要进一步厘清基础研究活动范畴和主要载体,明确大学与国立科研机构的使命和定位,客观认识当前企业基础研究投入动力与实力、基础研究投入的政府联合治理等关键问题。

■本报记者 丁佳

■郭雯 康小明 吕秋培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尤其是近年来,国家非常重视农业发展。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多年聚焦农业科技,几乎已成为中央重视农业的专有名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科技创新能力迅速提升,在基础研究领域陆续取得了一批重大原创性科研成果。中国科技创新正在由跟跑为主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并存的新阶段转变,从模仿追赶向自主开辟新方向、新领域转变。

农业科技是农业发展的助推剂。国家财政对农业科研的投入在持续增加,但就像整个科技界一样,农业领域也遇到了科研经费分配的难题。

日前,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创新政策研究课题组对16家在基础研究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大学、科研机构、重点企业及地方政府,进行了调研访谈。调研发现,当前我国基础研究投入仍存在多元化投入格局尚未形成、竞争性支持比例偏高、企业基础研究投入普遍偏低等现象。针对这些问题,课题组建议要进一步厘清基础研究活动范畴和主要载体,明确大学与国立科研机构的使命和定位,客观认识当前企业基础研究投入动力与实力、基础研究投入的政府联合治理等关键问题。

近日,由英国繁荣战略基金项目和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共同资助的“中英农业科技资助体制比较研究”项目在京举办结题研讨会。项目负责人、中科院管理创新与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李晓轩希望,通过对英国农业科技资助经验的了解与借鉴,能为转型中的中国带来一些启发。

厘清基础研究投入统计口径,客观认识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强度

中国的困惑

国际上普遍采用双重系统支持基础研究,既包括对从事基础研究机构支持的稳定性经费,也包括以项目形式获取的竞争性经费。以机构式支持方式对基础研究予以稳定支持是国际普遍采用且主要采用的方式。而机构式支持主要是以事业费切块用于支付科研人员、技术人员和辅助人员的工资,标准设备、支持系统以及一些基本设施的建设、维修和运行费用等。目前,发达国家基础研究经费占研发经费的比例普遍维持在15%~20%之间,有的甚至更高。而我国基础研究占研发经费的比重长期维持在5%左右,主要是指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大科技计划等基础研究项目的净投入,并未包含稳定拨付给科研机构的人员经费、公用事业费,大学的“双一流”经费、部分教育支出经费等。如果把给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事业费算进去,投入比重就远不止5%了,有可能翻番。因此,加强对基础研究的机构式稳定支持,将基本运行经费纳入基础研究统计范畴,将更合理地体现我国对基础研究的实质性投入。

经过30年的探索,我国已形成比较完备的农业科技资助基本框架和体系。

顺应现阶段科技创新活动基本规律,加强对国家战略导向基础研究活动的支持

2007年,农业部和财政部共同启动实施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通过按需设岗、按岗聘用、合同管理等做法,面向农产品全产业链进行科研资助,实现了科研经费投入的长期稳定支持。

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跨界融合,使基础研究进入大科学时代,许多重大科学问题研究需要通过组织大科学计划或大科学工程完成。创新活动也不再是简单地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到试验发展的线性过程,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边界日益模糊,技术创新的周期日益缩短。

“这一体系运行8年来的效果超出了预期,是一个较大的成功。”李晓轩评价称,“但是我国农业发展面临的挑战依然严峻,粮食安全问题未完全解决。主要粮食价格高于国际粮价,生态环境压力增大,这些都说明我国农业发展所需的科技支撑作用仍远未得到满足。”

《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促进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融通创新发展,着力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同时,中国科技创新正在由追赶、模仿向引领、自主转变,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更需要将国家需求和前沿科学问题有机结合,围绕国家战略任务导向选准科学问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更加凸显。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已将基础研究细化为纯基础研究和定向基础研究。定向基础研究的实施,则是以国家战略任务为导向,形成针对当前或未来问题技术解决方案的知识基础。

2013年,我国农业科技界再次作出新的尝试。中国农科院启动实施的科技创新工程,采取了定岗、定员、定酬等制度,创造出一种以定向稳定支持为核心的新型农业科研资助方式。几年下来,科技创新工程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农科院稳定性经费不足的问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因此,现阶段对基础研究活动的支持,在以自由探索驱动的纯基础研究活动之外,要加强对以国家重大战略任务为导向的基础研究活动的支持和此类基础研究载体建设,如设立国家实验室、建设国家科学中心、部署大科学装置等。

但李晓轩课题组在对中国农科院部分研究所进行调研时发现,稳定支持与竞争经费的关系问题仍存在挑战,科研经费结构和使用的矛盾仍很突出。科研人员普遍认为,稳定支持占比在70%左右将会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比例。

稳定性支持与竞争性支持的选择,要遵循大学及科研机构的定位和使命

“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和中国农科院科技创新工程这两种改革都很好,但要真正激活整个中国农业的科研队伍,仅靠这两个方面的改革还不够。”李晓轩坦言。

目前大学及国立科研机构普遍存在竞争性经费占基础研究经费较高的现象,这也是当前专家学者广泛认同的观点。如2017年,被调研的大学及科研机构竞争性经费普遍占基础研究经费70%以上。但如何判断稳定性支持与竞争性支持的合理比例,如何选取稳定性支持的对象,关键还要遵循大学和科研机构的使命与定位。

英国的经验

大学是从事基础研究的主要载体,尤其是自由探索性前沿基础研究更需要长期稳定的经费支持,从而引导学科发展和促进高水平人才培养。国立科研机构要平衡好承担国家重大科技计划和完成国家任务导向基础研究的关系,对于从事纯基础研究或以国家战略任务为导向的国立科研机构,应建立机构式稳定支持的保障机制,避免以获取竞争性经费为主要生存方式,影响到科学工作者长期稳定的知识积累和专心致志的全力投入。

尽管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国与中国有着诸多差异,但在农业领域,两国面临着相似的挑战。

激励企业基础研究投入 更需要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

与美、法、日等国相比,英国的农业科技资源较为分散,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相对较弱。随着环境资源约束等问题日益突出,进一步加强农业科学研究对农业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实现农业科技与经济的有效结合,成为近年来英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关注的重点。

虽然当前我国企业对技术创新需求迫切,但企业总体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比例还非常低。被调研的两家行业龙头领军企业,每年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重仅为1%,基础研究投入则更少,税收减免会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润收入,但能否将这些收入再投入到研发或是基础研究,更需要以普适性的政策体系营造良好的企业创新环境。

2013年7月,英国多部门联合印发《英国农业技术战略》,其主要目的就是解决科研的碎片化问题。该计划将在未来5年内投入9000万英镑支持一批农业创新中心的建设,以期支持农业可持续集约化发展。

改善创新环境,还需要采取一些真正为企业减负的措施,如降低增值税率、减少社会保障成本等;为企业引进人才创造良好的落户、住房、子女教学、医疗等配套环境;简化课题申请管理和评价手续,建立目标导向的科研项目评价机制等。

农业创新中心的选题主要来自产业界,产业界和政府按照1:1匹配资金,各出资方共同成立新的公司,由公司决定研究方向,同时采用职业经理人的方式运作。李晓轩说,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只参与制定战略,并不负责具体的运营和管理。

加强基础研究是系统工程,需要财政部、科技部、教育部等的协同治理

英国驻华大使馆高级科学政策顾问Helena
Ou解释称:“英国是从需求层入手,在分配经费时先考虑产业需求,最后成果评价也是看其对企业、农民能产生怎样实实在在的效果。”

加强基础研究不仅要关注投入力度问题,还要关注投入结构、投入方式、投入主体、高精尖人才培养与引进等问题。这涉及科技、经济、教育等多领域,需要多个政府部门的协同治理。需要协调好以竞争性经费部署国家重大科技计划和稳定性机构支持基础研究的关系;创新各部委之间、部委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部门与私营部门之间的联合投入机制;探索建立满足基础研究需求的高精尖人才培养体系;构建宽松包容的科研绩效考评体系和相应的人才聘用与评价体系;协同各部门营造良好的企业创新环境政策体系等。

通过一系列体制机制创新以及价值导向的科技评价体系,英国各涉农科研机构开始更主动地与产业界开展合作。而原本分散的科研力量也整合成全国性的创新网络,开展协同研究与创新活动。“现在来看,这些做法带来的经济效益很明显。”Helena
Ou说。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稳定与竞争并非宿敌

《中国科学报》 (2019-02-13 第4版 观点)

2015年10月,李晓轩研究组赴英国访问。在调研相关科研机构时,英国农业科学家的回答让他颇感意外。

“他们并没有觉得稳定资助太少,反而希望竞争性经费的比例再高一点,让他们有更多的自主权。”李晓轩说。

原来在英国,稳定与竞争的关系并非“势不两立”的“冤家”,而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英国根据科研机构和大学的不同定位,分别采用不同的支持方式,稳定性经费支持也是建立在一定的竞争机制基础之上的。

具体来说,科研机构从事的主要是国家任务导向的战略性研究,因此主要给予其5年甚至更长周期的稳定性战略项目经费支持;而大学主要开展基于科学家个人兴趣的探索性和基础性研究,同时涉及部分战略研究,因此对其的资助主要以1~5年相对短期的竞争性经费为主,同时给予一定的稳定性战略项目经费支持。

在评价方面,英国对科研机构和大学的评估注重其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评估的依据主要是其竞争能力和影响力。”李晓轩说,“这样一方面能激励他们不断提升自身的研究水平、质量和社会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能将科研经费重点资助给高水平的机构和大学,提升科研经费的使用效率。”

《中国科学报》 (2016-03-29 第4版 综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