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国际点击登录国际数学大赛第六

让竞赛“退烧”,让数学“变热”

△#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的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

■本报见习记者 韩扬眉

在2月25日举行的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上,中国队6名参赛者有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1人获得鼓励奖。团体总分中国队名列第六。这个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

据报道,当地时间2月25日,第十一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杯赛结果公布。在团体排位中,中国队排名第六;在个人成绩排名中,中国选手的最高成绩是第15名。6名中国选手中,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

在很多人印象中,国际数学竞赛中国学生摘金夺银不在话下,而这次的成绩让很多网友担忧,中国年轻人的数学水平是不是落后了?这真的是一场全军覆没的比赛吗?治理“全民奥数”有错吗?奥数培训到底该怎样拔出真尖子?

在2017第九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杯赛中,中国选手曾获得个人第一名和团队第三名的好成绩。对比之下,有人将今年的比赛结果描述为“数学大赛中国队全军覆没”,一时间在网络上引发广泛热议。

领队:看作锻炼机会 没有刻意追求成绩

成绩重要,但并不代表数学水平

第十一届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网站提供的名单显示,这次中国团队有6名选手参赛,另外还有领队和副领队各1人。

与过去世界大型数学竞赛场上中国选手的表现相比,此次比赛的结果的确有些不尽如人意。但在专家看来,这并不能代表全部的数学水平。事实上,中国与排名第三的以色列队也仅有4分之差。

6名中国参赛者中,没有人获得金牌,4人获得银牌,1人获得铜牌,1人获鼓励奖。团体排名中,美国队第一,中国队排在第六位。

“就像葡萄酒的质量分年份一样,可能有的年份好,有的年份会差一些,数学竞赛选手可能也是这样。”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王永晖表示。

对比由中国数学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名单》来看,这次参赛的6名选手都在2019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名单中,并且都来自上海的学校。

对于铺天盖地的网络“声讨”,北京师范大学数学史与数学教育教研室副教授李建华告诉《中国科学报》,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关注数学国际竞赛,只是一些人在鼓噪而已。“当然,我们国家应该重视诸如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等国际性青少年数学竞赛活动,但无须上升到关乎国家荣誉的高度。无论学生还是教练,只要按照规范的流程组织和培训,取得优异的成绩应该是必然的事情。”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以“全军覆没”来形容此次比赛结果,虽然暗含人们对中国选手的高期待,但不免过于夸张。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邀请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成绩较好的国家参赛,是想要给高水平的学生一个更具有挑战性的数学比赛。它的赛题有时比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还要困难。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唐贻发认为,应理性看待数学成绩。“在给学生批改作业或考卷时,我不是看学生做对了多少题,而是重点关注他们的思路和思维方式。考试成绩固然重要,但只代表了他们对当下这几道题的理解,不能代表一切,更不能草草对其数学潜力下定论。”

我国选派在全国数学奥林匹克决赛中成绩较好的省份组队参赛,一方面是考虑到组队和签证的便利性,另一方面,我们只是把罗马尼亚大师杯看作锻炼队伍的机会,并没有刻意地去追求成绩。

罪责不在“禁奥令”

今年罗马尼亚大师杯由上海组队参加,参加的六名学生都是在刚结束的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决赛中获得金牌进入国家集训队的选手。”

2014年,相关文件指出,全国中学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决赛、部分科技类竞赛获奖者的保送资格被取消。

一道题“全军覆没”?领队:暴露一些问题

2018年,教育部发布公告,要求清理规范基础教育领域竞赛挂牌命名表彰活动。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介绍,近期正在进行竞赛的清理认定工作,经过认定之后,清单之外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将一律不得组织进行。

比赛中,有一题中国选手无一做对,甚至有些教练都不会做,有网友对此颇有异议。对此,领队瞿振华认为,确实暴露了一些问题。

除此之外,地方也陆续出台政策,禁止举办奥数班,叫停“奥赛”活动。有人便将此次竞赛失利归咎于近年来的“禁奥令”。

△竞赛第三题中国队无一人做对

受访专家表示,即使取消与升学的挂钩,家长让孩子学习奥数的想法也是不会消失的。多学数学人更聪明,这早已成为家长心中默认的“真理”。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国家是禁止‘奥数’了,但中国的学生花费在‘奥数’上的时间并没有减少,两者实际上没有必然联系。”王永晖说。

“总体来说,我们选手都发挥了自身的水平,虽然没有金牌有一些遗憾。有3名选手获得35分,与金牌线37分差之毫厘。

王永晖认为,数学竞赛不仅仅是为了拿金牌,更重要的是培养未来的数学家。在数学竞赛的教育过程中,需要高水平的数学家参与指导,而非当前社会商业性的奥数培训,“高手才能带出高手”。

主要问题是第三题我们没有一个同学做出来,显示出我们的学生在遇到具有一些高等背景的组合问题时视野不够宽阔,这是值得注意和改进的地方。”

让“数学热”而非“数学竞赛热”

取消奥数加分 我们的数学教育真的倒退了吗?

“竞赛不一定善终。”唐贻发在中学时代也参加过全国数学联赛,有过一些体验。他有时会在国科大的课堂上组织学生围绕一些问题分组“对抗”,但重在交流合作。

各种学科竞赛的学习内容,特别是数学竞赛内容,曾一度因与升学挂钩等因素受到追捧。它不仅是升学加分的利器,也被当做拓展思维的法宝。

在他看来,“竞争有利于激发思维创造活力,但大规模竞赛和为此进行的持续性训练未必是件很好的事情,很多情况下带有功利性。而天天刷题出好成绩,会使得学生在其他方面有所缺失;还有些学生解题很厉害,但科研能力和创新能力表现不佳”。

1994年,国家教委就发出通知,除了国际奥数集训队,社会上的其它奥校一律停办。此后教育部门屡屡下发禁令,但市场依旧红火。

“数学竞赛只是数学活动的形式之一,其本质是给一些孩子提供独特的交流平台。适合的孩子来到这里,享受活动带来的乐趣。”李建华告诉《中国科学报》,在数学竞赛成绩优异的孩子当中,有不少人具备成为数学家的潜质,但好的数学家未必一定要经历数学竞赛的考验。

2014年,相关文件中明确,取消中学生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加分项目;取消科技类竞赛加分项目。“竞赛热”有所退烧。

中国农业大学数学系教授潘承彪则认为,中小学数学竞赛“热”高温不降的根本原因是竞赛成绩与升学挂钩,在我国目前优质教育资源少且不均衡的情况下,这对中小学生的全面成长和学校的教育目标及其正确发展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尤其是不应组织小学生奥林匹克竞赛。“关键是要提高学生对数学的兴趣,引导喜欢数学的学生进行更加深入的学习研究。”

2018年,教育部要求全面清理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

在李建华看来,当前数学教育存在的重要问题是数学教育的去数学化,数学领域越来越少有人能踏踏实实地追求对数学的深刻理解,“未来,希望不是奥数热门,而是数学会一直成为热门”。

近期,教育部正在进行竞赛的清理认定工作,经过认定之后,清单之外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将一律不得组织进行。

《中国科学报》 (2019-03-01 第1版 要闻)

因此有舆论认为,这是不是说明“不学奥数我们的数学教育效果是不是不好了?不能出顶尖人才了?”
还有些人把原因归结为我国取消奥数比赛加分、治理“全民奥数”,并呼吁反思治理奥数的相关政策。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副院长 熊炳奇:

“国家治理全民奥数热的思路是正确的。全世界来看,包括发展了很多年奥数的美国,都没有形成全民奥数的形态,只是有数学兴趣的学生选择学习奥数,学校也是更多地关注学生的个性与兴趣发展。但在我国,很多对学生对奥数没有兴趣,也被迫学习奥数,这造成了过多的负担。

目前的治理,淡化奥赛竞赛获奖的升学功能,是希望减轻学生的负担。但没有推进学校办学模式改革、评价体系改革,导致对学生个性、兴趣的培养进一步不受关注的问题。因此在治理疯狂奥数的同时,还要推进中小学个性化教学、多元化教育的改革。”

如何拔出奥数真尖子?

数学竞赛的本意是为了发现有数学天赋的学生,激发他们学习数学的兴趣进而走向数学研究或者其他以数学为基础的学科研究。那么在现有的政策下,该如何发现并选拔奥数真尖子,为将来我国的顶尖人才脱颖而出做储备呢?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不能要求所有学生都参加奥数,通常也就是3%、5%左右的人可能有这方面的优势,应该让他们去自主的参加这项活动。对于竞赛类的学习内容,要建立多元、自主的机制。

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员 范四清:

“第一,教育部门应为优秀学生提供展示平台,让优秀的孩子有展示的舞台;第二,让学数学有余力的学生参加数学竞赛活动,不应该与升学挂钩,这方面政策应进一步加强,让真正爱好的孩子去投入到数学兴趣的培养中去;第三,要加强数学竞赛指导老师的培训,不要让没有资质的老师来误导孩子。

罗马尼亚大师杯赛中国队领队 瞿振华:

“一方面,我们应该淡化对国际奥数竞赛成绩的过分看重,让其回归本质,它只是高中学生展示自我数学解题水平的一个活动。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给数学有特长的学生一个平台,让数学竞赛发挥本来的作用:普及与提高,激发学习兴趣。”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综合

Leave a Comment.